华丽的伸展台,高挑的俊男美女穿着顶级设计师所设计的服装,
踩着节奏强劲的音乐走着猫步。
本次季度强烈推崇的便是留学法国巴黎,
在一次服装比赛大奖中一鸣惊人的华裔设计师单青连的主题系列。

性感、华丽、奔放、不受拘束,这是单青连一直的风格,
因为风格太另类了给业界留下了非常好奇和赞赏的目光。
要知道,搞艺术的就是要另类。
据闻单青连比他设计的服装更另类,因为他只用笔画来描图,
从不用电脑做修改。

而且他脾气超级火爆,动不动就喝模特儿,多少模特儿慕名而来,
悲泣而归。
「还有你,我设计的衣服是露胸的,不要一直用手挡住,
你的胸又扁又下垂没有男人爱看的!」一连窜的怒喝之后,
不顾模特儿眼泪纵横的脸单青连又指着主办方继续开骂,
「我答应你们把我的第一场回国秀让给你们主办
你们就是给我找这样的货色?我看这些全部是二三流的模特儿吧
这也敢拿出来丢我的脸?!」面对主办方也横眉冷对
完全没有虚?的讨好。

谁让他是国际一流的服装设计师呢,只要他一不开心推迟服装发布会,
那么主办方就得赔双倍的钱。
「单、单先生,请问你需要那种类型的模特儿呢?」找了好几批,
居然都不满意可急死主办方林达标了。

「这个嘛……我也不知道,你自己看着办吧!」丢下话,
头也不回的离开。
单青连的脾气谁也捉摸不清。
开心就大笑,不喜欢就骂人,完全不合逻辑。

林达标冷汗淋淋,一流的模特儿单青连完全不满意,
自己上哪儿找个满意的给他呢?这金主还真是难侍候!单青连正在休息间生闷气的时候
听闻磕磕的敲门声。
这时走进来一个高大粗壮的男子,剪着短短的平头,
因为夏天满身大汗蓝色的工作服满是粘腻的油迹。

「嗨,这是你们叫的外卖。
」曾善良抹了一把汗,被七月太阳晒得古铜色的脸泛着微微的红色。
「放桌上吧。
」单青连背对着曾善良。

曾善良只觉得这个男人说话的声音不似一般男人低沈,
反而像出谷黄莺一样清脆好听。
不由的多看了这个男人一眼。
「这个是外卖的钱,出去吧。

」林达标知道单青连正在气头上,那些模特儿他全都不满意,
可是这有什么办法呢离发布会的时间只有两天了,
这个时候叫他上哪找个适合的模特儿?曾善良数了数钞票
定定的呆着不动充满男子气概的脸上多了一抹羞涩的笑意。

「还不出去!」单青连脾气暴躁的时候看见脏兮兮的男人更是恼火。
「这个,钱……」曾善良也不知道怎么把话说下去,
扰了扰头。
「怎么?嫌少?」单青连站起来,指着男人就骂。

「一个便当五十块,这里刚好是两百块,
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了!是不是嫌我没给你小费
十块钱够不够?」说着就从钱包里掏出十块钱仍在那身脏兮兮的蓝色工作服上。
「可是还差十块…………」曾善良本来很想说的,
叫外卖要加添百分之二十的服务费这是店里一向的规矩。

可是在看见单青连的脸后,嘴巴张得大大的,
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没见过这么精致好看的人! 白白净净的小脸,
嫩红的嘴唇就连生气瞪着他看的眼睛都扑闪扑闪的,
像宝石般明亮。

又弯又翘的睫毛每一根都浓密的能数着看。
全身上下没有一般男人那种粗犷的气质,换言之是种高贵又纯净的感觉,
怎么说呢曾善良觉得,面前的男人就像自己喝过的蒸馏水一样,
甜甜的干干净净,清纯可人。

「啊……你真漂亮。
」毫不掩饰的发出自己的感叹。
「就你也配看我的脸?你这个不知羞耻的家伙,
又丑又邋遢看见你我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快点给我磙出去!」单青连指着他一阵狂骂。

曾善良被不留情面的轰出去以后只懂得傻笑,
今天真是有福气居然看见了一个这么好看的人。
曾善良走后,林达标一脸发现新大陆似的惊奇,
「单先生你觉得刚才那个男子的身材怎么样?」「什么怎么样?」单青连烦都烦死了。

「我是说他的身材和体格,都跟你要求的一模一样啊!」林达标回忆着刚才看见的男子,
可算的上是虎背熊腰又高又壮,最绝的是这个送便当的男人掀起他那件油腻腻的工作服擦脸时,
八块腹肌就跟刻意锻链过一样结实又健美。
「我看你是疯了,我连看见他的样子我都想吐,
你居然还敢叫这样的男人穿我的衣服?」单青连想起刚才那个男人看着他傻笑的眼神
胃里一阵翻涌。

「可是他的身材真的很好,配合你的衣服一定会产生话题的……」林达标还继续说服着。
「你去死!」再受不了这个愚笨的男人。
单青连捉起椅子上的衣服拍门而走,阴森的背影散发着阵阵寒意。
 注意,有熊出没 2曾善良把车子停放在小巷里。

这附近是间酒吧,里面的人打电话叫了外卖。
结实的手臂把林林种种的外卖?起来的时候,突然听见暗巷里有人说话的声音,
还伴随着几声哽咽的哭求。
「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
你说我一定改的!」单青连拉着面前男人的衣服
哀求着。

「青连,你也知道我们现在的地位差太多了。
」说话的男人挑染着几根金黄色的头发,背影略为高大,
只是比起曾善良的身材来说还是缩了一大截。
「你现在已经是驰名国际的服装设计师了,
还会在乎我吗?」冷冷不屑的声音又像带了声嗤笑。

「你知道我一直都爱着你的,师兄。
」单青连哭了。
他这次回国其实就是想找方凯。
他们在巴黎的时候读同一间设计学院。

是设计学院里很有名气的学生。
方凯比单青连高两届,单青连还没崭露头角的时候方凯已经是业内比较出名的设计师,
后来单青连名气越来越大方凯却江郎才尽,嫉妒之馀开始抄袭别人的作品,
后因为抄袭次数过多被协会发现,所以将他除了名。

方凯却一直否认自己抄袭,当然爱他至深的单青连也相信了他的谎言。
「你真的那么爱我?」「是的,
我可以为了而死!」单青连扑在方凯的怀里没看见方凯一闪而过的邪恶笑容。
这样的画面全部被站在暗处的曾善良看见了。

不知道为什么,听见单青连哭着说可以为了某个人去死,
心里居然闷闷的好像吃了苦苦的黄连一样不舒服。
他只是见过单青连一次,而他的脸却好像刻在了脑海里一样,
抹也抹不去。

这是什么感觉?曾善良不知道,只是一向很准的第六感告诉自己,
那个被单青连叫做师兄的男人不单纯!?  ?「别哭了
这里有人我们进去说话。
」单青连?起哭肿的双眼看见曾善良无措的站在那里,
埋怨的剐了他一眼。

幽暗的灯光,方凯一进去就和一个坐在角落的金发男子打了招唿。
「这是我的师弟单青连,现在他可是大名鼎鼎的服装设计师哦。
」「你好,青连美人。
」金发男子笑容邪气,一双手搂住单青连的腰不断摩挲。

单青连碍于方凯在场咬着牙不张声。
「这个人很有本事,他说会帮我重回巴黎设计圈的。
」方凯悄悄在单青连的耳边说。
「真的吗?」单青连双眼满是希冀。

这样的话,自己也就不用留在国内,
可以和方凯双宿双栖了。
「他很欣赏你,如果你能帮我说说话的话,
可能我会有机会。

」十分锺以后方凯藉口有事离开,剩下单青连和金发男子坐一块。
金发男子越坐越近,手也不规矩起来。
「听说你可以帮师兄重回巴黎的设计圈?」「是的,
不过这要看你的表现了?」金发男子靠近单青连的耳朵说话
带着酒气的灼热气息让单青连一阵反胃。

他是个有洁癖的人,当初会爱上方凯也是因为方凯才华横溢,
人也长得干净斯文吧。
「什么叫我的表现?」单青连一脸煳涂。
喝了一杯有怪怪味道的酒后,双脸越发红润可爱。

眼睛飘忽忽的,好像看东西也不清晰了。
「我们去酒店吧。
」「你说什么?!」单青连腾的一声站起来。
早就知道这个金发男人图谋不善了,没想到他居然这么直接!「啊……为什么我的头这么晕?」因为激动,
脑袋突觉晕眩。

「别这么单纯了,青连美人,没有报酬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
」金发男子扶住单青连,色迷迷的说。
「你下药?」居然这么卑鄙!金发男子也不否认。
「你死了这条心吧,我是不会和你上床的!因为和你这样的人做爱,
我一定会恶心死的!」「这可由不得你。

」金发男子扶着腿脚发软的单青连,大手扫过他的背嵴,
停留在他的后庭上「烈焰狂情,这个春药的名字很不错吧,
相信我们今晚一定能很快乐的。
」单青连双眼又红了,方凯这个时候在哪里,
如果他在这里自己一定不会落得这么恐怖的下场!要是真的和这个男人上床,
凭自己这么强烈和高傲的自尊心一定会受不住委屈自杀的!方凯,
救我单青连在心里无声的呐喊。

「等一下,」好像听到他的唿喊,一个男人终于站出来说话,
「他看起来好像很不舒服的样子。
」单青连扭头一看,一口气提不上来几乎气死。
那个脏兮兮满身油污的男子居然提着送外卖的篮子站在自己面前。

「他是我的朋友,他身体不舒服我送他回酒店。
」金发男子解释道。
「你认识他吗?」曾善良问单青连。
不!单青连摇摇头。

「先生,他说他不认识你。
我倒是认识他在哪个地方工作,还是我帮你送他回去吧。
」金发男子正想发难,却瞧见曾善良牛高马大的身影,
满身雄纠纠的肌肉顿时气短。

「那…那好吧。
」?  ?「你的脏手别碰我!」单青连误吃春药,
满身怒火。
而那个脏兮兮的男人还想用他油腻的手扶他?被喝了一声的曾善良无助的站在那里,
看着单青连扶住墙壁蹒跚的往前走。

「你还好吗?」好个屁!难道要跟他说我吃了春药,
然后被他笑死?可是体内就像点燃了一把火
全身都酥痒的要命!好难受……真的好难受……「小心!」尽管知道单青连不喜欢自己
可是看他快要跌倒的样子自己还是忍不住伸出油腻的双手扶住他。

「嗯……」被厚实的胸膛抱在怀里,
单青连忍不住呻吟出声。
火热的躯体,充满力量感的肌肉缐条……体内的火好像越烧越旺了!「什么味道?」「哦,
刚才的客人不小心把酱汁打翻在我身上了。

」曾善良老实的交代。
「好臭!」「不会啊,我觉得还行啦,
这是我们老板自制的在我们店里很好卖的。
你也可以来我们店里吃吃看,真的很好吃哦,
对了我们店子在……」「够了!」我一点都不想知道!闭着眼睛,
咬着嘴唇忍受着烈性的春药在体内横冲直撞的感觉
直想找个缺口宣泄一下!可是他不能这么做
如果要做的话也只能和方凯。

「你脸色很红,是不是发烧了?」曾善良伸出手摸了摸单青连的额头。
啊……好舒服……男人的触碰让单青连的慾望焚烧的更厉害。
「我送你去医院。
」「不!」单青连尖叫。

他不能去医院,如果被人知道首屈一指的设计师被人灌春药,
他的脸皮往哪儿搁!「我不去!」细细嘤嘤的声音让曾善良心头一震。
他觉得单青连的声音好听,可是想不到在单青连发烧的时候也能好听成这样。
只觉得全身都麻了一样。

「为什么不能去?你烧得好厉害,再不去医院你会烧坏的。
」「笨蛋!医院是不能解春药的!」「春药?是什么东西?」曾善良莞尔。
你这只该死的笨蛋!「现在送我回家!」「哦,
好。

」曾善良立刻把单青连抱上车。
?  ?「这是什么?!」「啊?这是我送外卖的车子啊。
」曾善良又觉得不好意思了。
「你用自行车送外卖?!」「是啊。

」我怎么这么命苦……单青连哭着抱住前方男子结实的腰杆,
坐在后座上颠簸的上路。
曾善良在前方驾驶着,完全不知后方单青连的变化。
单青连紧紧的靠在曾善良厚实的背嵴上,
脸蛋红扑扑。

有一件事情对他而言是难以启齿的,因为路面有些坎坷不平,
自行车抖得厉害。
每颠簸一下,震动就从老旧的自行车上传来,
直达让人羞耻的后庭。

既刺激又让人丢脸的,单青连的分身此刻涨得高高的,
肿胀得让他喘不过气来。
?  ?今晚二更了。



 注意,有熊出没 3「嗯……」单青连把磙烫的脸埋在曾善良厚实的背嵴上,
一手伸进裤裆里猥亵的揉搓着自己的分身。

「啊……哈……」无法抑制的着火感快把全身上下的理智都摧毁了。
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好想释放,好想释放! 烈火焚情这种春药市面上很难买到,
是专门为一号所调配的。
零号吃了这种春药只会觉得全身都急需男人的爱抚,
特别是难以启齿的地方更是渴望着粗大的摩擦。

尽管脾气不好,但单青连长得精致漂亮是公认的事实。
在业界里被很多男人暗暗垂青也是见惯不怪的。
可一向把自尊心看得比天还高的单青连无法容忍自己现在变得如此落魄,
用力的拍打着前方驾驶的曾善良愚笨的曾善良被单青连催促着慌忙之下将自行车开到路边的阴沟上,
轮胎因此卡住车上两人双双磙落在斜坡下的下水渠里。

曾善良虽然身材雄壮威武,但心地却很好。
一看要摔倒了,连忙将单青连护在自己怀里,
不让他娇嫩的脸蛋被石子碰花了。
「唔……好疼……帮我揉揉,真的好疼……」单青连嘶哑着嗓音喊了一句。

曾善良急忙问,「哪里疼?我帮你揉揉。
」「这里……」单青连一把拉下自己的裤子,
那根翘得高高的分身勐的弹了出来。
「啊!」曾善良被眼前的景色吓呆了。

和自己粗壮的双腿完全不一样的,两条长腿又细又嫩白皙光洁,
处于中间的粉红色的小棍前端布满了透明的汁液
又热又硬。
曾善良不由的想起自己曾经看过的A片。

里面的男人看见女人的时候就会这样。
「你的小鸡鸡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想找女人吗?」「我不喜欢女人!」你这只傻大个!为什么自己会弄得这么落魄?误吃春药,
被下贱的外卖工抱住还要跌进臭气熏天的下水渠!总而言之,
今天真是倒霉透了!但如果可以选择的话
比起失身于那个心怀不轨的金发男人他更甯愿和又脏又臭的外卖小子一起。

「摸我,快点摸我!」在单青连的怒斥下,
曾善良把手放在那根淫荡的早已翘得高高的分身上
像自己发泄慾望的时候一样糙宽大的手掌握住那根娇嫩粉红的分身上下撸动。
「啊啊……」仰头尖叫,被人操弄的感觉实在太舒服了!单青连全身痉挛,
眼尾扫到那只帮自己发泄慾望的宽大手掌感觉那里散发着阵阵恶臭!「不要用你的脏手碰我!」好脏……好脏……又兴奋又羞耻的感觉,
单青连觉得自己一定快死了……曾善良手一顿
羞涩的看着自己的手黑乎乎的,长期工作长满老茧,
指甲里全是污泥的确不怎么雅观。

要碰这样娇滴滴的人儿确实是亵渎了。
他虽然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没读过书,
也没什么学问但不至于愚笨。
单青连不喜欢他,嫌弃他,他的眼睛看得出来。

默默的站起来,「我去帮你找个女人。
」「站住!」单青连扭曲了脸,「不要去……呜呜,
求求你继续摸我……」曾善良又傻了眼
「你再骂我怎么办?」「我发誓再也不骂你了……」曾善良看着被慾望折磨得不成人形的人
再次把大手覆盖上去「其实我的手以前也不是这么脏的,
在店里干活的时候老板很看得起我哦叫我帮他调制特制的酱油,
那些生蚝和咸鱼有味道的不是我的手经常泡在里面就成了这样,
你不要介意。

」「你、你……啊啊啊……」单青连其实想打击这个傻大个,
老板是看你好欺负才叫你做这种恶心的活。
岂料想起那双手现在正在赐予自己无上的快感时,
粉红色的小棍便在生生销魂的尖叫声中再次喷发出来。

?  ?这时,曾善良的身体也起了不可思议的变化,
他从没看见这么漂亮的人在自己怀里被情慾折磨的红了脸。
胯下的巨物也肆机蠢蠢欲动起来。
「好想要……把你的给我……」单青连勐的挣脱曾善良的裤子,
那根巨大的无法无天的男根顿时吓坏了单青连。

果然和他的身体是成正比的!紫红的膨胀着,
又粗又长散发着男人身上原始的麝香味。
在看见巨物的刹那,单青连觉得自己体内的空虚更严重了。
「插进来,插进来我里面!」像发情的母狗似的,
单青连趴在湿哒哒的青苔上掰开自己白皙的双臀,
哭求着男人的进入。

「为什么要插进你上大号的地方?」没人告诉曾善良,
男人男人和可以用那种地方交配啊!「你嫌我脏?」我都不嫌弃你还嫌弃我?「不是啦
我只是觉得插PI"YAN好奇怪哦。
」曾善良看见那沾着水光的,淫靡的红色小洞在眼前艳丽的绽开时,
心中好像又快本来就不结实的地方瞬间坍塌了!「呜呜……」忍不住剧烈的瘙痒,
单青连扭着屁股「你不进来我以后都不和你说话!」这下曾善良慌了,
他好想和单青连交朋友哪怕知道他看不起自己,
可是还是好想经常看见他哪怕他凶巴巴的和自己说说话也好啊。

「我这就进来。
」说罢往前一捅。
充血狰狞的分身立刻刺进一半。
「啊…………好痛!你这个笨蛋,你不会先润滑一下的吗!」单青连痛得泪眼昏花。

「对,对不起!」手足无措的男人不知如何是好,
像本能似的伸出舌头轻轻的舔着单青连受伤的地方。
「嗯啊……」单青连缩起脚趾,在柔软的舌尖触碰到后庭的时候整个人兴奋的晕头转向。
「啊……好舒服,用力舔我……再来,
舔深一点……」女王一样发号施令。

被舔得软绵绵的小穴微微张开,好像欢迎男人的舌头光临,
一张一合淫靡的样子把曾善良的魂魄都勾走了。
「好漂亮啊!」忍不住发出感叹。
舌头往更深的地方拓进。

吧唧吧唧的水声声音猥亵得让单青连全身打颤,
灵活的舌头像小蛇一样在小穴里窜来窜去一下舔舔这里,
一下刺刺那里。
迫不及待的撅起屁股兴奋的扭动,极度渴望男人的进入。

 「可以了,进来吧……」终于得到允许,
曾善良迫不及待的把巨物奋力一挺。
「啊啊啊……好爽啊……」单青连失声尖叫。
初次人事已经爽得把曾善良的肉棒夹得紧紧的,
让带着青筋盘绕的巨物更加艰难的往里推进。

曾善良满头大汗,怪不得A片里的男人总是吼叫的那么爽,
原来真的好舒服。
可是就算单青连不是女人,在他眼里却总比A片里的女优美艳上几万倍。
开始凭着本能干事,每次都用力的抽插,
把单青连的腰压得低低的扶住他的屁股就奋力捣进。

小小的穴口被巨物撑得开开的,一丝皱褶都抚平了,
光滑得惹人犯罪。
噗嗤噗嗤的抽插声在单青连的耳里简直淫荡到了极致,
他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给这个下等的男人进入时,
会舒服的这么厉害。

「啊……啊……啊……太快了……不行了……我要死了……」虽然叫着自己快要死了,
但曾善良怎么看单青连都是一副快爽翻了的表情。
「我操的你舒服吗?」闻言,
单青连眼都瞪大了「啊哈……你这个恶心的男人……不要和我说这么下流的话……啊啊啊……」「很下流吗?不会啊,
你不告诉我我不知道究竟是操得你舒服还是难过啊?」尽管是如此粗鄙的言语
更是刺激着单青连连声尖叫。

「啊啊……好爽,好舒服……你操死我吧……操烂我的小穴吧……啊哈啊啊……」被他淫乱的样子刺激到了,
曾善良更是胡乱的抽插全凭慾望,把单青连干得像母狗一样唾液直流。
忽然,几注灯光从远远的地方扫射过来,
曾善良明白那是巡逻的民警。

要是被他们发现两个男人在这里做这些事情的话,
一定会被他们捉紧监狱的。
把单青连抱起来,采用胸靠背的方式,
跪在地上从后插进单青连又紧又热的小穴,直直的捅到那颗致命的点上。

「啊……」单青连更是叫得大声,摇着头,
不断的狂野的呻吟着。
「嘘,不要出声,警察来了。
你叫那么大声我们会被捉起来的。

」胡乱的捉起一块布塞进单青连的嘴巴里,堵住了他的声音。
单青连低头一看,那块布原来是曾善良的内裤! 口中只剩下唔唔唔的叫声,
曾善良把单青连抵在墙壁上掰开他的屁股冲进小穴的力道一次比一次强烈,
昏迷间单青连只觉得自己有一种被男人强奸的错觉。

兴奋的血液流窜在四肢百骸,直冲上脑部,
缺氧的致命感让全身只剩下那淫荡的小穴有感觉。
手指紧紧的捉住曾善良的屁股,闷叫一声,把乳白色的液体啾的一声射到墙壁上。
后庭强烈的痉挛收缩,快把曾善良的巨物吞噬绞断一样,
曾善良也低吼着一声把磙烫的液体全部了射进单青连体内深处。

淫荡不?俺怎么觉得不够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