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繁重的劳累,能洗上个热水澡成了我们这类人的幸福, 这个城市主要是一些大衆类的洗浴场所我们居住的附近就有一个, 所以我成了那里的常客说是洗浴厅,其实就是一间间隔离开的小单间, 有的一个喷头有的两个,没有盆,也不分男女, 那间空闲就进那间就这样也是门庭若市,也许是消费低廉, 再者就是低薪和打工者占的比例太多吧。 对于我这个单身在外打工多日的人来说, 没有钱去找女人满足自己只能用最原始的办法来自慰了, 这样洗澡就成了我最快乐的事,我时常在洗澡时, 听着隔间女人洗澡的动静还有有时她们尿尿的嘘虚声, 条件反射般地阳具勃起只可惜单间间隔很密, 一点缝隙也没有自己只能享受地闭着眼打着手枪, 看着白浆般的精液喷射而出仿佛一天的疲劳都得到了发泄, 几乎乐此不彼了。 快过节了,洗澡的人也比往日增多,在外排起了队, 我一看中老年妇女居多,当轮到我时,已经接近黄昏了, 空着的单间是双喷头的我进去洗的时候,旁边的单间不时传来女人的说笑声, 觉得很有新意自己被那麽多女人包围着在洗澡, 却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这时突然有敲门声,我关了水, 用毛巾挡住下体开了条门缝往外看,原来是澡堂看门的老头, 我看他身后还跟了个50多岁的老妇就问他有什麽事, 门包说小兄弟今天人太多了,现在也晚了,这位老太太还着急, 可现在就你这空着一个喷头你能不能通融一下, 让老太太进去洗。 我当时就本能地拒绝了,说这怎麽能行, 她是个女的老妇人抢着说,大兄弟,我做你妈的年龄都早够了, 我真的赶时间你就行个方便吧,门包老头也说, 这没什麽以前这样的事也有过,没人说闲话。 也许这地方夏天成过家的女人都裸身在外洗澡, 也不避男人所以也没人太在意这事。 其实我心里是求之不得的,但表面还是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 这时那个老妇就推门而进我装着半推半就的样子同意了, 门包老头谢了就走了。 我闩了门,仍然用毛巾挡着下体冲沐浴,老妇进来就不紧不慢地背对着我脱衣服, 对我一个长时间没碰过女人的男人来说赤身对着一个女人, 本身就已经不能自控地有了反应JJ也倔强地擡起头来, 把毛巾顶成了帐蓬样老妇微胖,齐肩的头发也已见白, 我从背面看她皮肤保养的还行也算白嫩,她一件件脱着, 小心折好放进简陋的壁柜里当她的硕大屁股出现在我面前时, 我一下不知怎麽就有了些冲动。 这时她脱完了,转过身,我看她两只下垂的乳房, 两只奶头象黑葡萄一样乳晕也紫黑,不过也算坚实丰满, 显得一些臃肿的肚子还有两条海豚般的大腿, 阴毛已经见白被两条丰满大腿和稍微下坠的肚子的挤压下, 阴部成了一个明显的鼓熘熘的三角包一条老阴缝象用重笔画的一样, 在她这个年龄这个身材也算是不错了。 她扶着墙坐在用来穿衣用的长椅上,嘴里说着, 唉老了,排队站一会就累了,说着取出了烟, 还递给我一支我伸手接了,但这样毛巾就掉到了一边, 勃起的阳具就这样瞪着独眼盯着她她看到了, 一点也没吃惊还笑着说,还是年轻呀,年轻真好呀。 我有些不好意思,殷勤地给她点烟,挨着她坐下拉了会儿家常, 椅子也就一米见长她硕宽的身体占了大半,我紧挨着她, 她的裸体就这样和我挨在一起我有种很舒服的感觉。 聊天中我知道她是一家人家的保姆,老伴已经过逝, 自己做保姆已经两年多了主人家是一个老头带着个孙女, 这样聊着我可能注意力分散了鸡巴也就恢复了正常状态, 我当时就猜她这麽不在乎肯定和主人家的老头应该有染, 但这现在来说也是常情。 抽完烟我说大婶快洗吧,我先给你放放水, 管里的水开始挺凉的她感激地说,好孩子,还鼓励般地拍了下我的屁股。 这样她就用手试了我放了一会儿的水洒, 感觉还凉我就说大婶你到我这个喷头这先洗, 她谢了开始洗当她淋头时闭着眼,我就屏住唿吸, 几乎贴近她的身体仔细看她的奶子和阴部,阴部已经被水流顺势而下, 阴毛成了倒三角的一片水流顺着毛梢向下流着, 我已经清楚地看到了两片松弛的阴唇顔色紫黑, 不时贴身流动的水弄的亮光时闪更诱惑着我想探个究竟, 这样我的鸡巴又硬了起来虽然是个老妇,但也是个不缺物什的女人呀, 对我来说这已经是百年不遇了。 我讨好地给她递香皂,还说大婶我给你搓背, 我有搓澡巾她感谢地答应了,我让她扶着墙, 背对着我她微分着腿,硕大的屁股对着我,我轻一下浅一下地搓着, 她很爱用的样子配合着我两只奶子在肚前摇晃着, 我这时有些兴奋了在给她搓脖子时故意身子向前一贴, 把硬起的鸡巴一下顶到她的屁股沟里并随着搓澡的动作上下摩擦着, 她身子微抖了一下感觉到了,但没拒绝,仍象没事一样任我做着。 我就把手从背后拢到她胸前,装做搓胸的样子搓着她的两个晃荡的奶子, 由于搓澡巾只在一只手上另一只就任性地摸捏着她的乳房和奶头, 鸡巴也已经别在她的阴户外我个比她高,这样她的外阴就把我上翅的鸡巴别压着和地面水平了, 我感觉到鸡巴在和她的阴唇摩擦着时而阴毛也刮蹭着我的龟头, 我身体已经从后面贴紧了她的背感觉她肥肥的肉不时痉挛一下, 不断刺激着我的神经。 这时也就不言而喻了,我干脆摘掉搓澡巾, 抱紧了也有些野蛮地两手揉搓着她的乳房,奶头早就硬了起来, 我手顺着她的身体前面下滑到她的肥阴处抠摸她的阴蒂和阴唇, 她的两片阴唇很大我可以用指缝夹着抻挺长的, 然后再突然松手借着水流的冲淌能听见很清脆的“叭”的一声, 每到这时她全身就因爲刺激上挺一下,带动我的身体也附和着动一下, 好玩极了。 我怕夜长梦多,就示意她分开双腿,她上身下屈, 和支撑的两腿几乎成了直角硕大的两片屁股分开了, 坳黑的肛门和逼一览无余地展现在我面前这样水流就打在她的背部, 两只奶子在水流的冲击下从奶头那往下形成了两条时断时续的水缐, 水流的声音和抽排气扇的动静掩盖了她的呻吟声。 我把手屈成碗状,接了些水,另只手两指掰开她的两片阴唇, 里面的红肉和阴口明显地暴露出来阴蒂也因爲刺激而有些突出发亮, 象一只眼睛一样看着你我把水浇向她的阴口, 这样反复几次直到阴口足够湿滑,于是我一手攥住鸡巴, 对准了她的阴道门毫无阻挡地插了进去,她喔了一声, 我感到里面挺热的就两手捏住她的肥屁股,慢一下快一下地抽插起来, 她温顺任我摆布嘴里一直低声地喔喔着,我每下抽插撞击她的身体都会溅起一些水花, 我不时地摸捏着她的两个奶子还把手从她腿胯处拐过去, 边操着边抠捏她的阴蒂不时拍打她的肥大屁股。 毕竟是老妇,阴道很松,这样只能让我的射感来的能慢些, 我有时会把食指贴住鸡巴插的时候鸡巴和贴紧的手指齐头并进, 感觉好爽手指可以任意抠弄,鸡巴也有了被阴道壁挤压的刺激, 她也感到了久违了的刺激吧浑身瘫软,几次腿都弯下去, 仿佛要跪在地上我就强制般地掐着她的腰把她擡起, 也不知道我抽插了多少下反正后来我疯了般地勐攻着, 已经溢出的淫液在剧烈的抽插中发出"哌叽哌叽"的响声,也许是怕时间拖的太久吧 这样在她渐渐越来越大的近似哀鸣的呻吟中积蓄已经的精液终于怒射了出来, 我一下爬伏在她的背上暖暖的水流打在我背上, 我的屁股大幅度地前后左右扭动着似乎在她的逼里搅得天翻地复一样, 把最后的一点余精也毫无保留地挤射出来而后感觉身体象被掏空了一样, 无力地趴在她背上她也由于疲劳和快感两腿支撑着我颤抖着...... 我慢慢拨出鸡巴, 一缕精汤顺势而出她伸直了身子,转过身来, 脸上略带些红晕有些讪笑地就着水流冲洗她的阴部, 不时滴淌出我射入她体内的精液我这时突然有了一种后悔甚至后怕的感觉, 这也是男人的通病吧做完了就和做前是两个人两种心态, 我甚至认爲自己是在暴虐一个老人怀着这种情我简单冲了下就穿衣服走人, 临走进说大婶你的澡票钱我给你付她友好地说谢谢你大侄子, 我说大婶我们以后有缘再聚吧说了就走了。